学会更多有用的
知识让眼界更宽

起底“1亿锦鲤”信小呆:生活窘迫还是卖惨营销?

曾经令人羡慕的亿元支付宝“锦鲤”,如今的“现状”令人唏嘘。

3年前的锦鲤信小呆,在昙花一现后淡出人们视野,突然又自暴“生活不如意”。根据她的自述,为了用完支付宝送出的旅游优惠券,她先辞去了工作,后花光了20多万积蓄,现已回不到原先的生活轨迹。

消息一出,网友们先是同情,很快便有了反转。有人直言,“卖惨”是她近一年来常用的营销套路:“光说起底“1亿锦鲤”信小呆:生活窘迫还是卖惨营销?

天选锦鲤,是否Get到了这次大奖的红利呢?

起底“1亿锦鲤”信小呆:生活窘迫还是卖惨营销?

起底“1亿锦鲤”信小呆:生活窘迫还是卖惨营销?

但成也流量,败也流量,在这个挑剔的时代,曾经的顶流一旦后续乏力,同样将被淹没。中奖即巅峰,相比于3年前,信小呆的热度一路走低。今日有博主做了一个小调查问:“曾经的支付宝锦鲤信小呆,你现在还关注她吗?”截至昨日中午,共计6.9万人参与投票,其中超过94%的人都选择了“不关注”。

身边的一位90后朋友对新浪财经称:“除了锦鲤标签之外,如果她与众不同,会什么花里胡哨的技能,说不定就是百万大V。”

“是她自己的问题。”另一位网友直言,“她自己到处跑,和朋友一起拍vlog,还经常搞直播。就算没有额外赞助,她利用这些机会与流量边玩边赚钱,也不是不可行。”

甚至有人质疑她这次卖惨是又一次营销。比如,微博百万粉丝大V霜叶称:“这是要做什么营销吗?她这个账号,接广告都接到手软,价格也很高。一条广告能顶大部分人一年的工资。现在卖这个慘有意思么?我更相信这是为了新一轮营销做准备的预热。”

起底“1亿锦鲤”信小呆:生活窘迫还是卖惨营销?

“所以我现在是当网红呢还是上个班呢”,信小呆在昨天的言论同样引来非议,这看起来像是呼应热搜配合营销。在更多网友看来,无论这是出于她自己的意愿,还是依靠热度和资本的推动,流量当道之下,她只是被裹挟的工具人。

起底“1亿锦鲤”信小呆:生活窘迫还是卖惨营销?

网红之路多举步维艰

在网红当道的海洋中,信小呆只是冰山一角。

但她无疑是幸运的,因为身上最起码有“锦鲤”这个国民度标签。很多跟她一样做着“网红”的人看着风光,却在这个唯流量论的行业,实时面临被淘汰的风险,甚至还有不少“网红”难以养活自己。

今年5月,中国演出行业协会最近公布了一则直播带货行业网红主播收入最新报告。在《2020年中国网络表演(直播)行业发展报告》中,数据显示,主播账号累计就超1.3亿,网红主播在24-30岁这一年龄段人员最多,占全部主播的近40%;从地域分布来看,主播主要集中在三线及以上城市;最令人吃惊的是,大多数主播月收入3000-5000元。

起底“1亿锦鲤”信小呆:生活窘迫还是卖惨营销?

“这跟大多数人想得不一样,他们以为网红都是动辄百万年收入。实际上,收入3000至5000元才是常态。”一位体验过带货的朋友告诉新浪财经,她试水过一个月,发现并不好做,于是重新投简历找了份坐在办公室的工作。

当然,这个行业并不乏高薪人群,薇娅、李佳琦等头部主播吃到了巨额红利,罗永浩还声称今年目标收入至少100亿元。要知道,2020年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6.17亿人,占中国网民整体的62.4%。此外,电商直播用户在2020年快速增长,达3.88亿人。就算不带货,只是各大平台的头部内容自媒体,也享受过这场“网红”盛宴。

可即使是头部网红,也不乏担忧,新势力的崛起和迭代太快,他们随时面临着被冲击的可能。新榜发布的《2020内容产业年度报告》显示,相比于微信,抖音与淘直播的迭代速度非常快,在全年抖音Top100的榜单中,仅有1.4%的账号上榜10次以上,多数账号在一夜风光之后就归于平静。相比图文和直播,短视频行业的后浪更猛。

2016年现象级网红papi酱,就谈过网红迭代的问题,她在接受采访时提到:“人气也好,创作能力好,都会是一个起伏的状态。可能这一阵作品好,人气上去,可能后面一阵作品出不来,在想人气会下来一点。我们都觉得这是正常的事情。”

不只是人,网红效应和迭代现象也渗入了各行各业,几年间,大大小小的“网红奶茶”、“网红小面”等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开业后异常火爆,却又很快被遗忘,多家网红店多陷入“一年火二年困”的魔咒。不少网红店,不少网红博主,都已成昨日黄花。流量迭代,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起底“1亿锦鲤”信小呆:生活窘迫还是卖惨营销?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goolde » 起底“1亿锦鲤”信小呆:生活窘迫还是卖惨营销?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